冯鑫被采取强制措施 最后一条微博停留在6月5日

冯鑫被采取强制措施 最后一条微博停留在6月5日

编者按:7月28日晚间,暴风集团发布公告称,近日获悉,公司实际控制人冯鑫因涉嫌犯罪被公安机关采取强制措施,相关事项尚待公安机关进一步调查。

自从2018年以来,冯鑫就极少公开露面。他的最后一条微博停留在2019年6月5日。

冯鑫被采取强制措施 最后一条微博停留在6月5日

冯鑫:制造暴风“妖股”的男人

本刊记者/袁璐

发于2015.5.28总第708期《中国新闻周刊》

暴风科技上市后的第55天,创始人冯鑫的办公室挤满了投资人、媒体记者、公关人员。冯鑫穿着白衬衣、牛仔裤,灰色New Balance运动鞋,走到花梨木椅前,找了一个舒服的姿势,盘腿而坐。

当天,是暴风上市后,作为CEO的冯鑫第一次和投资人见面,第一次接受媒体采访。在接受了四家媒体的采访之后,冯鑫让助理给自己倒了杯冰可乐,随后一根接一根抽起烟来。公关公司和他的助理还在忙前忙后。冯鑫跟他们开玩笑:“你们都退下吧,没你们的事,不用作陪了。”人们相继离开,嘈杂的办公室终于安静下来。

截至5月20日,不到两个月的时间里,暴风科技在创业板的股价已经涨了41倍,被称为今年新股中的“妖股”“神股”。暴风公司内部创造出了10位亿万富翁、31位千万富翁和66位百万富翁。

而冯鑫本人的个人身家已经一路飞升到60亿人民币左右。

对于这些出人意料的疯狂,冯鑫说自己没有被骤降的财富吓到,“我素质挺高的,不会被这些事冲昏头脑。”他半开玩笑地说完,就呵呵笑起来,露出几颗带有烟渍的牙齿。

闭关

敲完钟当天,暴风的股价出现第一次涨停。冯鑫的手机开始响个不停,他收到了很多朋友祝贺的电话和短信,其中包括雷军和周鸿祎等金山时期的老友。“大家认识很久了,上市了,他们自然会问候一下。”冯鑫对《中国新闻周刊》回忆。

后来,也有本来准备到美国上市的企业家朋友打电话告诉他,他们也决定放弃赴美,准备就在国内上市。“我们已经做到了让互联网企业回流到A股了。”冯鑫对《中国新闻周刊》说。

上市一个星期,暴风的股价持续涨停。这一周,冯鑫谢绝了所有媒体采访。“因为股市有很多规定,加上我们股票的涨停情况属于异动期,所以没有对外出声。”冯鑫对《中国新闻周刊》回忆。

这一个礼拜内,冯鑫分配了一下手中的工作,见了几位未来有可能合作的公司老总,然后收拾好行李,一个人回到山西阳泉老家的房子里,开始闭关。

冯鑫一个人在老房子里呆了12天。这期间,他几乎没有出过房门,只是每天开机一个小时,了解公司情况。

闭关的时候,冯鑫做了两件事,一件事情是看书。他反复读了两本书,《尤利西斯》和《约翰·克里斯朵夫》,前一本因内容晦涩而被称为“天书”,后一本被冯鑫自己称为“迷茫时的读物,困惑时的圣经”。这本书对冯鑫影响极大,他巴不得把每一个字刻在心里,“那本书让我更能够容忍自己庸俗的过程。”第二件事,就是听音乐,听的都是佛乐和轻音乐。

在读书和听音乐的间隙,他把所有能想到的事都想了一遍。“我在前几天先清空自己,忘了自己是谁,经历过什么,最好连自己叫什么都忘掉。清空以后,我会花很多时间,跟过去的自己会面,对话。”冯鑫对《中国新闻周刊》说。

外面在狂欢,冯鑫在闭关。股价的癫狂似乎与他无关。

某种程度上,闭关让冯鑫在股价癫狂生长的过程中保持着一定程度的清醒。

闭关结束后,冯鑫回到公司。他做的第一件事是花钱、找人,开始“二次创业”。从股票市场融到的资本和聚集的资源成为他的“核武器”。“我觉得应该好好利用这个‘核武器’和这个时间窗口去做更正确、更智慧的事情。”他说。

上市后,冯鑫最大的感受是前所未有的忙碌。在他的时间表上,排满了密密麻麻的大小会议,百分之八十的时间冯鑫都在见不同的人——游戏公司的人、演出公司的人,寻找可能合作的资源和机会。

这段时间,冯鑫仍然保持着“做作业”的习惯。每隔两三天,他就拿起纸和笔,去描绘自己大脑中的思维导图,陈列出所有新的信息和资源,然后决定怎么走下一步。

以前不喜欢参与社交活动的冯鑫不得不参与各种应酬,直到每天晚上十二点后才能回家。

回到家里,还有一件事情要做,就是上网查看当天的股价。此事只有一天中断过。然后他会和妻子一起幻想一会儿,算算现在有多少钱了,“心里其实还是很高兴,但不至于激动。”冯鑫对《中国新闻周刊》说。

上市后,这个变得富有的男人又有了新烦恼。比如,时间愈发不够用,没工夫陪家人,“我有两个孩子,还有母亲,都需要我陪,希望忙完这段时间会好一些。”说着,冯鑫从烟盒抽出一支烟,点燃后,深深地吸了一口。

郑重声明:转载本站原创内容请注明,本站部分内容来自互联网,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异议或错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