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点网|视点头条网一个从大山中走出的军人的人生之路频道

一个从大山中走出的军人的人生之路

视点网讯:(通讯员 任永强)杨小柱,男,汉族,陕西商洛人,1989年03月出生,大专文化,2008年12月入伍,2011年入党,现任云南省消防总队昆明特勤二中队执勤中队长助理,上士警衔。入伍10年来,他用誓言和青春展现着自我,用血泪和丹心铸造着忠诚,充分展现了新时期一名消防军人的价值。他荣获三等功一次,先后被评为优秀士兵三次,多次被总队、支队荣记嘉奖。

一个从大山中走出的军人的人生之路

童年的雨天最是泥泞,却又是记忆里最干净的以往。在1989年3月3日哪天,有个男孩出生于陕西商洛商州区闫村乡的一个很穷的山沟沟里面,这里有户人家由于父母缺乏劳动力生活过得非常辛苦,等我记事时听说父亲因为二哥被拐卖,在那个大热的暑天整日以泪洗面,导致父亲本有眼睛疾病的他彻底失去了光明,父亲共有姊妹四个,说也奇怪,父亲的姊妹也是诸遭不幸,不是聋哑就是双目失明。我母亲,同样是聋哑人。面对父亲看不见,母亲是聋哑人,加上当时没有如今这些好政策,我们一家人生活很是艰辛。

我很感谢上天对我们一家人的眷顾,让我们健康的长大,在我们经历了贫穷,饥饿,上学的困难,求人,欺弱。面对各种困难和那些煎熬的日子,生活一步一步的往前,我们姊妹四个慢慢的长大,找到了生存之道。往事不可追,曾记否,流光岁月,海棠依旧。

旧忆:回首忆旧事

回忆起来,我们家的房子还是乡政府出钱给盖的,当时主要是我二哥在夜里被人抱走的缘由,是因为我们家和隔壁的一家用的是共同一堵墙,他们家房子拆了,我们家就剩下芦苇草挡的莲子泥墙,这才是夜里有人扒开莲子泥墙将我二哥悄悄抱走,至今杳无音讯,从此生活更是难上加难。

小时最多是关于贫穷的一些记忆,一是因为家里没有好的土地,因为我们家就没有一块好的土地,听父亲说有的土地还被别人霸占了;二是没有钱购买化肥,好的庄稼根本种不出来,当时家里的每一分钱父亲都会当做十块钱来使用;而每年的经济来源主要靠的是核桃和柿饼,如果当年没有收成,就无法生活下去!

我记忆最深刻的还是吃不起饭,家里连面粉和包谷面这类主食都没有的情况下,只有吃唯独剩下磨过面粉的麦糠,但为了生活必须得吃,时常在吃麦糠粥饭的时候都会吃到老鼠屎。记得有次有一个要饭的到我们家来要饭,我父亲盛一碗我们正在吃的那个麦糠粥给他,那要饭的一看,撒腿就跑了。那时候我们最渴望的是能吃顿面条,但现实是我们家没有粮食不说,油更是吃不起,没有油在那个年代可以理解,但是有时甚至连盐也吃不起的地步,生活就如此的艰难!

后来遇到政府的救济粮,救济衣物,给予我们希望的那段岁月。

在我的记忆里,政府的救济衣物和救济粮少之又少,有时就根本看不到救济的的影子。

艰难:艰难成长路

一个从大山中走出的军人的人生之路

我哥和我姐都拉着拉着父亲出去乞讨过粮食,我记得我那时8岁左右,我拉着父亲去乞讨粮食,在我们哪里到处都是山沟,我们翻山越岭,经过无数村庄,每家每户的距离又很是遥远。我们每天走的路程至少四五十公里,但乞讨到的粮食有时不到15公斤,有时甚至要连续要上好几天才能要到三十公斤左右,如果要的粮食父亲背不动了,我们就准备返回家里。那时的我不喜欢说话呀,怕生,每次想喝水都不敢说话,只能拉着父亲的手往嘴边指,父亲有时还以为我是肚子饿了,在我们要饭的经历中,有次天黑了,我和父亲没有找到人家有睡的地方,我和父亲就睡在了一个麦秸墩上,在哪里过了我的人生第一次乞讨的夜晚,第二次是在一个村庄的奶奶人家,在人家的炕上睡了一晚上,我可能是因为当天走路太累了,睡到半夜,给人家尿在了炕上了,于是父亲没有等到天亮就把我叫醒偷偷的离开了那户人家,现在回想起挺对不起他们的。还有一次我们要饭要到一家盖房办客的人家,那家人就留着我们在哪里吃饭,我和父亲坐下来吃饭,可是他们不给父亲上席坐,让我坐在席上吃,我吃着看着父亲坐在一旁心里很难受,我就拉着父亲走了,我们走的时候天空下淅淅沥沥的小雨,现在回想起来,是我当时不懂事,他们让父亲坐在哪里是父亲看不见夹菜,他们会用碗盛给父亲的,父亲因为我失去了一次吃到肉的宴席。在我拉着父亲出去要乞讨粮食的时候,有些阿姨和奶奶有时会问我,你拉着给是你爷爷?我告诉他们我拉着的是我父亲,还有的人认为我父亲是装得,眼睛好溜溜的,怎么就看不见呢?主要是当时的环境受限,没有办到相应的证件证明。

我和父亲的乞讨生活,在过去的岁月里记忆犹新,此时此景将永远留在我的脑海里,让我渐渐明白想要生活必须要能吃苦,必须坚持不懈的去寻找生活的方法。也为我在今后的军旅生涯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星光:星光上学途

一个从大山中走出的军人的人生之路

我记得我第一次上学的时候我穿着一双旧的棉布鞋,鞋面倒是好的,就是鞋底渗水,刚下过雪,我早上去到学校鞋底就湿透了,给我冻的最惨的一次。我记得我上二年级时候有一学年家里没有钱就没有读,停了一年继续去读,最担心、最怕就是开学报名的时候,家里根本拿不出钱来,有的学期甚至找别人旧的课本,也交不起学杂费。有次我单独去报名没有钱,看着别人家的孩子一个一个的领着崭新的课本就回家了,而我在哪里委屈的哭着,大约过了二十分钟左右老师将课本赊给了我,我返回家中告诉父亲,家里唯一的经济来源就是靠核桃成熟卖钱才能给学校。每次开学都是困难重重,有时拉着父亲去报名,哪些老师都挺怕我父亲和我的,主要原因是没钱。但在小学我的学习成绩每学期都是名列前茅,渐渐地我哥,我姐出去打工了,有一定的经济来源,才使我将小学的学业完成。

成长:成长是与非

那是我第一次去西安,那次我和我们村的四个人一起坐在一个大货车里去的西安,我太兴奋了,我哥就带着我去附近的小吃店里,我就吃了三十多个饺子。那段时间我辗转几次工作,体会人情冷暖,最后返回了家里继续读书。说实话,我现在回想起特别对不起自己在初中读了那三年书的光阴,因为我小学的时候一直都是名列前茅,到了初中年龄大了,和我在一个村子的孩子都去外面打工了,而我家庭条件不好,还在读着书,我心里就开始懈怠,就这样浑浑噩噩的度过了三年。后来,当我初中毕业了,我去偌大的广东闯荡了三个月,长期感觉人生很迷茫,无路可寻,于是我想方设法谋出路,于是,参军,从此改变了我的一生。

前行:军旅进行时

一个从大山中走出的军人的人生之路

2008年那个寒冷的冬天,我收拾好行囊,与家人告别,坐上西安至昆明的火车来到云南省公安消防总队安宁农场新兵集训,从此开启自己的军旅生涯,当我满怀热情来到军营,一步一个脚印,将自己军旅生涯永远停留了2018年10月8日那一刻。回望,一去军队已十年,这一刻也是中国消防历史性的一刻,由中共中央深化体制改革方案,全国公安消防部队集体退役转隶应急管理部,由橄榄绿变成火焰蓝,身份的转变,但是使命没有变,肩上的责任更重了。

我一生的渴望,我记事的时候多么渴望有面食可以吃,上小学的时候多么渴望有双鞋子,有件好一点衣服;上初中的时候,多么渴望有套衣服,都是每次去学校穿我姐的那件衣服。而现在,我渴望着,能够用自己的勤劳与勇敢换取美好的生活。

人生漫漫,唯有前行,前路凄迷,不忘初梦。

你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