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点网|视点头条网美国“印钞后遗症”:美元贬值10%!三大经济学家已提前预警频道

美国“印钞后遗症”:美元贬值10%!三大经济学家已提前预警

“在这场席卷全球的流动性海啸中,投资者涌向黄金和债券这种能对抗通胀的安全资产并抛售凭空创造的流动性货币——比如美元,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美银首席信息官哈特尼特。

美国“印钞后遗症”:美元贬值10%!三大经济学家已提前预警

近期,美元贬值正成为全球金融市场中最重要的事情。截至上周五(7月31日)收盘,美元指数(美指)7月跌幅为4.4%,创下过去10年来最高跌幅。那么,美元贬值的本质是什么?为什么近期美元会持续贬值?如果美元真的贬值35%,甚至50%至80%,那么又会对美国产生什么负面影响呢?

1.美元贬值的本质是什么?

如果有人在6月份发出警告称,美元将贬值35%,你可能会将信将疑。那么,如果有人在3月份就表示,美元将贬值50%到80%,你还会相信吗?甚至如果有人在1月份就预言,从今年开始美元将大幅贬值,你又是否会认同呢?

其实,早在今年1月7日,新债王冈拉克(Jeffrey Gundlach)就曾发出警告,坚称随着美国双重赤字(经常帐和预算赤字)不断扩大、美债收益率曲线趋陡加上外国对美投资减少,美元贬值将成为未来几年的主题,甚至可能从今年起就会看到美元大幅贬值。

然而,自1月7日起到2月20日,美指就从97上涨到近100,虽然随后经历了一次回调,但是到3月20日美指又飙升至102.82。在这种情况下,冈拉克的警告可能已经被投资者完全抛到脑后了。

此时,《货币战争》的作者、华尔街老兵里卡兹(Jim Rickards)又跳出来说,未来几年美元将贬值50%至80%。在市场对美元热情高涨的情况下,这个声音显然又淹没在信息狂潮中。直到6月初,美指出现8连跌,此时耶鲁大学经济学家、摩根士丹利亚洲区前总裁罗奇(Stephen Roach)预测美元或将贬值35%的声音,可能才开始受到重视。

从目前的行情来看,冈拉克等人无疑是很有先见之明。行情数据显示,在今年3月份美元指数飙升至102.82这一多年高点之后,美元就已经开始走弱。截至7月最后一个交易日,美元指数已经跌近10%,7月30日还跌至93.02,为2018年5月以来最低水平。

如今美指有所反弹,但是要说企稳还为时尚早,如果真如冈拉克、里卡兹和罗奇所预测的,那么美元贬值的空间还很大。而令很多人想不明白的是,为什么在美指节节攀升,资金纷纷涌入美元之际,冈拉克等人却能笃定地预测到美元将出现大幅贬值呢?

事实上,了解美元贬值的本质之后,你可能也能跟冈拉克等人一样,提前预测到美元将贬值了。

“货币是一种特殊的商品”,马克思曾这么说过。也就是说,无论是美元、欧元还是人民币,其本质就是“商品”。既然都是商品,那么就必须遵循商品的一般规律,即其“价格”会受到供求关系的影响。

也就是说,当世界上的美元供应太多,那么贬值就将成为必然。早在去年10月份,美联储为了解决该国“美元荒”的问题,凭空创造出5400亿美元;今年3月份以来,为了解决疫情下的流动性问题,美联储又创造出约3万亿美元。

美联储大手一挥,美国就多出了3.54万亿美元,这相当于2019年美国GDP的16.5%。无缘无故多出这么多美元,贬值自然成为大概率的事件。

由于美元过多带来的贬值,这并非首次。2008年美联储为了摆脱危机,也曾祭出三轮QE(量化宽松);而每一次美联储降息,其实也会带来相似的结果。不过,这一次的美元贬值,却似乎释放出了不同的信号。

在以往美元历次贬值中,从来没有人认为,美元的霸权地位将受到冲击。然而,这一次经济学家们却开始认为,美元霸权将会崩盘,其中也包括预测美元将贬值35%的罗奇。他警告称,美元作为全球主要储备货币的“过度特权”时代将终结。

由此看来,此次美元贬值的本质,应该是对前期市场高估美元的修正,同时也意味着世界正在重新评估美元霸权。如罗奇所说,“特权是需要争取的,而非理所当然的”,当美国信用实力不断弱化,美元霸权也必将越来越难以维持。

2.为什么美元持续贬值?

那么,除了美联储大量印钞导致美元持续贬值这个因素之外,还有哪些深层原因导致抛售美元成为“再正常不过”的事情呢?也就是说,为什么近期美元会持续贬值呢?从目前的情况来,主要有以下3大原因。

(1)美国“双赤字”不断加剧

所谓的双赤字,值得就是财政赤字和贸易赤字,简单来说就是入不敷出。

美国的财政赤字由来已久。统计数据显示,自1980年以来的40年间,美国有36个财年出现了赤字,其中23个财年的赤字率(财政赤字占GDP比重)还超过了3%。除了财政赤字高发之外,近2年美国的赤字率还在不断攀升,这就成为美国主要的经济问题之一。

因此,2019年3月美国就曾试图在未来几年缩减财政赤字。然而,在疫情的冲击下,美国的财政赤字非但没能缩减,反而还在进一步扩张。数据显示,今年6月份美国的预算赤字已经达到8630亿美元,超过了以往大多数财年的赤字。

与此同时,美国的贸易赤字也再次出现扩张之势。数据显示,虽然2019年美国的贸易出现了6年来首次下降,降幅为1.7%,但是在疫情影响下,今年3月份美国的贸易赤字又飙升至2017年5月以来最高水平……

双赤字不断加剧,意味着在美国政府入不敷出的同时,该国也无法通过国际贸易来赚到钱。这在美国已经成为常态,因为美国贸易赤字的历史比财政赤字还要长——自1976年迄今,美国从来就没能真正摆脱贸易赤字。

那么,美国的钱都从哪里来的呢?在过去几十年里,美国主要的模式是政府发债-减税及扩大投资-刺激消费和投资-增加进口,这也是美国出现双赤字的过程。对于其他国家来说,出口大量产品给美国之后,将获得大量美元,于是就买入大量美债作为避险,帮助美国完成从美元到美债的闭环。

在这一模式下,美国国内并没有多少储蓄,这是经济学家们越来越担心的事情。罗奇认为,美国国内没有储蓄,因此只能依赖“外国人愿意借钱给他们”。也就是说,当外国人不愿意借钱给他们,那么美国这一模式就将崩溃。

那么,什么因素会引发这种崩溃呢?罗奇认为,“美国在全球急剧减弱的领导力”将加剧美元的跌势。因为当人们意识到,这个“全球第一”的实力并不足以支撑起美元霸权时,那么借钱给它将不再是一种避险的手段,反而是件非常危险的事情,到时将不再有人愿意借钱给它了。

事实上,近期人们已经开始意识到这一点。今年3到4月间,全球累计抛售了4336亿美元的美债;近期美元也遭到抛售,其深层原因跟美国双赤字扩大恐怕不无关系。

(2)GDP暴跌令投资者失去信心

如何才能让人们意识到,美国的经济实力可能不足以继续维持美元霸权地位呢?GDP无疑是最好的指标。

近期,美国商务部公布的第二季度GDP一度在全球金融市场引起轩然大波。数据显示,二季度美国GDP环比折年率下降了32.9%,虽然好于预期,但是仍为史上“最惨”的GDP。数据出炉后,投资者加速抛售美元,导致美指跌至逾2年新低。

在美国二季度GDP公布之前,美联储在其议息会议上就曾表达出对美国经济前景的担忧。

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在会议上表达出对美国经济复苏进度放缓的担忧。要知道,今年6月美联储曾预测,2020年美国实际GDP增长中值将为-6.5%,失业率中值为9.3%。如今,美联储再度担忧美国经济复苏前景,意味着今年美国GDP萎缩程度恐怕还不只6.5%。

在该数据公布后,国际三大评级机构之一的惠誉还将美国“AAA”评级展望从“稳定”下调至“负面”,原因是美国公共财政持续恶化、缺乏可信的财政整固计划,导致财政赤字和债务规模过高,弱化该国的信用实力。

由于债务规模过高,GDP却呈现萎缩状态,惠誉对其未来的负债率(债务占GDP比重)感到担忧。惠誉预计,到2021年美国的负债率将超过130%。事实上,惠誉这个估计可能过于保守了,美国债务规模已经接近26.6万亿美元,占2019年美国GDP的比重已经达到近124%,离130%已经不远了。

而近期美国已经通过了又一个“万亿美元”的刺激计划,这笔钱还将通过发债来筹集,届时美国债务规模也将增加一万亿美元。GDP萎缩,债务规模大幅上升,130%的负债率其实并不遥远。

然而,如惠誉所说,在这一背景下,美国正在失去其传统的信用实力,美元遭到抛售、美指持续下跌,甚至包括美国评级展望被下调,其实只是市场对美国经济和信用实力重新定价的过程罢了。

(3)美国失去对疫情的控制

在投资者眼中,除了GDP之外,美国失去对疫情的控制似乎也成为其经济实力下降的侧面反映。

欧亚资本(Eurizon SLJ Capital Ltd)的首席执行官斯蒂芬(Stephen Jen)近期表示,人们正迫切地等待着关于疫情得到控制的消息,这是第一位的。他还指出,对公共卫生事件的相对控制,目前已经成为投资者对货币押注的焦点,而美国在疫情中负面的表现并没有反映出其经济的基本实力。

分析认为,美国对疫情的处理方式已经成为目前推动美元走势的主要因素了。因为人们都以为美国作为全球最大的经济体,势必能成为全球最快控制住疫情的国家。然而,如今大西洋彼岸的欧洲都已经取得了重大的进展,美国新冠确诊病例却还在持续恶化。

该国白宫冠状病毒应对工作组协调员德博拉·伯克斯8月2日就表示,美国已经进入新冠疫情扩散“新阶段”,目前连农村地区也同样面临着威胁。伯克斯表示,目前病毒正在美国广泛传播,像侵袭城镇地区一样在农村地区蔓延。

对疫情失去控制除了令投资者对其经济实力感到失望之外,事件本身也在扼杀美国经济增长的前景,导致美国经济继续处于停滞状态。这也削弱了人们对美元的避险作用的兴趣,从而导致美元萎靡不振。

富国银行的高级经济学家维特纳(Mark Vitner)近期就表示,美国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的不少成员已经开始对其“阳光地带”(美国北纬37度以南地区)疫情反弹及经济活动回落的情况感到沮丧。维特纳还表示,疫情反复凸显美国经济的脆弱性。

由此可见,美国财政赤字和贸易赤字不断扩大、GDP萎缩加上负债率飙升、以及该国失去对疫情的控制等因素,正一个接一个地“吞噬”美国的信用实力,导致投资者对美元的信心也一再下降,抛售美元自然也就成为最好的选择。

3.美元贬值对美国有何负面影响?

那么,自3月份以来美元已经贬值近10%,这一跌幅虽然没有罗奇所预测的35%那么大,与里卡兹所预测的50%至80%的跌幅更是好得多。不过,显然此次美元贬值,依然会对美国产生负面影响,这主要反映在以下3个方面。

其一,这将引起全球资本大转移。

这并不难理解,当美元进入下跌通道,那就意味着将美元兑换成其他主要货币的汇率将下降。例如,今天1美元能兑7元人民币,明天可能只能对6.9元,后天只能兑6.8元……在这种预期下,投资者就会纷纷试图抢先用美元兑换其他货币,这就将导致美元进一步被抛售,令美指下跌的预期得到巩固。

投资者兑换成其他国家的货币之后,总不能什么都不做吧?他们会开始将这些资金投入当地的股市中,从而促进其他国家股、债、汇等市场的上涨。美银首席信息官哈特尼特近期就表示,分析史上几次美元下跌后的行情可以发现,美元贬值之后,新兴市场的股票、大宗商品、小盘股以及价值股的表现都会表现的非常突出。

美银统计数据显示,过去6周约有167亿美元流入黄金基金中,这一金额超过了以往任何时期;而过去12周流入债市的资金更是高达2100亿美元,创下历史新高。新兴市场债券、高收益债券和投资级债券成为最主要的受益者。

也就是说,在投资者对美元的避险作用失去兴趣之后,流入美国的资金将开始下降。相反,资金会开始流向黄金、大宗商品及新兴市场的股票和债券中,从而引发全球资本的大转移。

其二,美债吸引力下降,导致美国借贷成本上升。

对于美国来说,当美元走软时,美债的吸引力也将随着下降。这是因为,在投资者持有1000美元的美债之后,如果美元贬值10%,那么这1000美元的美债就只值900美元了,也就是说其手中的资产将不断缩水,因此投资者将不再愿意持有大量的美债。

最近几个月,外资对美债的持有规模整体都在下降,而美联储则继续充当美债最大买家。虽然美联储6月份一度有所收敛,但是各国是会继续抛售美债,还是会愿意接盘,目前仍是个未知数。

可以确定的是,由于美债的吸引力下降,其价格也将随着下降,收益率将上升,这就将都导致美国的借贷成本也持续上升。美国国会预算办公室(CBO)此前的数据显示,到2029年美债利息立即很可能从2019年的3250亿美元上升到9280亿美元,几乎将增长3倍。而如果美国继续减税并增加支出,那么届时其利息很可能会超过1万亿美元。

如今,随着美元贬值、美债吸引力下降,美债的收益率很可能会上升,这就可能会加重美国的利息负担,甚至可能会拖美国经济发展的“后腿”。

其三,这可能会加快全球财富逆转。

经济学家德隆·阿西莫格鲁(Daron Acemoglu)曾在其著作中提到“财富逆转”的现象。他指出,虽然同为殖民地,但是美国、新西兰和澳大利亚等如今享受着繁荣经济的国家,在16世纪的时候是非常贫穷的;相反,印度和墨西哥等如今较为贫穷的国家,在16世纪的时候却享受着经济的繁荣。

之所以会出现这种现象,是因为这些地方曾经发生了财富的逆转。阿西莫格鲁认为,这跟其引入的经济制度有着重要关系。

不过,中国人常说:“穷则变,变则通”。因此,不排除北美、新西兰和澳大利亚等当时的穷国迫切想要进行变革,因此去思想更为开放,后来还搭上了工业革命的列车,实现了经济腾飞;相反,印度和墨西哥等原本享受着繁荣经济国家,并不希望进行什么变革,因此开始落后与其他国家。

事实上,这个原理也可以用到现在的美国身上。该国作为全球最大的经济体,已经享受了数十年的经济繁荣,其中美元霸权也为其带来不少的好处。如今,随着美国信用实力下降、美元不断贬值,美国却不思变革,这很可能会令其步印度、墨西哥等国的后尘,最终被历史的车轮无情抛下。

文 | 陆烁宜 题 | 凌明 图 | 饶建宁 审 | 程远

你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