甲骨文中国裁员内情:一切并不突然

甲骨文中国裁员内情:一切并不突然

“前一天还在正常上班,做新功能的开发及老版本的维护,第二天(5月7日)就突然接到裁员的通知,随后HR面谈提供了补偿的协商方案。5月22日前签协议将会得到N+6的补偿方案,如不签字,赔偿就只有N+1,再不离开就只有N的补偿。”这一番举动,让在这工作近八年的员工李云感到很突然,且最后的工作时间太短了,他对经济观察报记者说,这并不是协商。

和李云一样,在另一部门的刘旭,此前选择在甲骨文工作,无非认可公司的平台和信息技术的优势,而随着甲骨文中国研发中心裁员的事件发酵,他们愤懑和疑惑的情绪蔓延,也想探知这次裁员的原因和意图。

对于裁员风波,甲骨文相关人士对经济观察报记者表示,不予置评。2013年,甲骨文超过IBM曾成为继微软后的全球第二大软件公司,今年是其进入中国的第三十个年头,且在深圳、北京上海等地先后成立研发中心。经济观察报了解到,甲骨文的中国区研发中心员工约1600人,首批确认裁员人数约900余人,其中超过500人来自北京研发中心,目前深圳研发人员已被全部裁掉,销售岗位的人员并未划进此次裁员的计划中。

记者采访发现,甲骨文中国研发中心裁员的背后,对于员工来说实属突然,但纵观其在市场上的表现,其实这一切来得并不突然。一方面全球范围内经济增长放缓,企业的利润下滑,跨国性的企业必然考虑降低人员成本,向低人力成本的国家或者地区迁移。而另一面,中国市场虽然需求量大,但外企的业务逐渐受到国内企业的冲击,自然也会考虑缩减在华规模。

甲骨文中国裁员内情:一切并不突然

“突然被裁”

从4月开始,在个人自媒体或网站上就已流传了“甲骨文中国区研发中心裁员”一事,但一直没有官方消息给出确认。“也没有想到动作会那么大,把中国研发人员全部裁掉,大家此前聊天觉得可能会将某些表现不好的业务、或者把已经淘汰的产品线的人员砍掉,这是正常的调整。”刘旭说。

刘旭向记者讲述他突然被裁的经过,“5月6日,他和同事们还在正常上班,处理线上的问题,在下班前全员都陆陆续续接到了以邮件形式的会议邀请。5月7日上午9点,会议宣读了裁员不是仅仅针对中国研发中心,是全球都在‘调整’,其中一部分员工会受到影响,会给员工丰富的补偿或提供职业转换的措施帮助度过难关。”

“会议结束后,HR开始一对一面谈,具体也没谈出什么,而是将赔偿的明细内容摆出来,但我当场表明了最后的工作日期太短了,HR只是记录在案,并没有说以后的解决办法。这并不是协商过程,就是一个单方面通知的过程。下午员工拉条幅对这次裁员抗议。”刘旭说。

北京炜衡(上海)律师事务所鞠秦仪律师对记者说,“不得不承认,甲骨文‘N+6’的补偿方案,已超过了法定标准,算是补偿比较多的了”。但在刘旭看来,“N+6”补偿方案的消息刷屏,这也成功转移了舆论的焦点,并没有人弄清楚这次公司裁员的原因和意图,作为甲骨文的员工,他对这次裁员充满了疑惑,“一是到现在为止,没有收到任何书面文字的通知;二是在与HR面谈过程中,HR小心谨慎,没有谈论任何关于裁员的字眼,说的最多的就是‘调整’和‘影响’;三是如此大规模的裁员并没有备案。”

而甲骨文这种大规模的裁员,实际上在劳动法上属于“经济性裁员”。一般有两个程序,第一必须提前30日向工会或者全体职工说明情况,并听取工会或者职工的意见。第二裁减人员方案向劳动行政部门报告。劳动行政部门也要积极介入确认是否符合程序条件和实质条件。《劳动合同法》规定,用人单位在下列情况下可以进行经济性裁员:(1) 依照企业破产法规定进行重整。(2) 生产经营发生严重困难。发生严重困难,是指用人单位的产经营难以为继,不得不进行裁员。(3) 企业转产、重大技术革新或者经营方式调整,经变更劳动合同后,仍需裁减人员。

“甲骨文的裁员事件在程序上存在些问题。”鞠秦仪表示,应该是在故意模糊这种大规模裁员的概念,而是一对一谈判签署协议,在程序上制造成自愿离职的样子,同时还通过设置不同的补偿条件来迫使员工选择,减轻公司的压力。

郑重声明:转载本站原创内容请注明,本站部分内容来自互联网,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异议或错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