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点网|视点头条网王树强:黄河远上府州城频道

王树强:黄河远上府州城

文/王树强

府州古城不知上了多少次,每一次除了感叹外,更多是对府州古城历史越来越模糊的记忆。历史渐远,白云依旧。

这次随府谷作协同仁一起造访这座国家级的历史文化名城,总觉得黄河水和斑驳的城墙有许多历史的余温。在府州城里纵身一跃,幻灯片式走遍古城曾经的四大街,八大巷。一百二十四个骡门头(大院),都已经幻化成一片瓦砾和杂草还有新时代那些贴面瓷砖的独家小院,兀自平添许多惆怅。

王树强:黄河远上府州城

府州古城“凭山之峻,据河之险,外揽山水之秀,内得人文之胜。”拾节而上,在城墙某一个点上就能体会到:黄河两岸水悠悠,诉说当年绸缪。城外依然明月楼,青石残垣徒留。而发出草树遥看色尽苏,夕阳西下闲愁。渔歌声外古渡口,文章功名空奏的感慨。飘过千年的府州,不知淹没了今古多少事多少人?走过多少英雄豪杰?又来过多少风流人物?

窥一斑而知全豹。现在的府州城除城墙建于五代和宋代外,其余均为明清建筑。据《延安府志》记载,府州城始建于唐、宋之间,后经多次修葺。周长2320米,形似靴状,墙高7.2米,夯土石砌,城垛以砖砌成,面积224000平方米。西北依山为城,东南因河为池,古城置东、西、南、北四大门和小南门、小西两小门。东曰景和、南曰朝阳,西曰迎恩、北曰民阜。北有邑历坛,西有社稷坛,南有风云雷雨山川坛。六道门上原均有城楼,南门、北门、小西门外挂瓮城,东门、小南门、南门外又设控远门。城内东有文庙、城隍庙、魁星楼、鼓楼等;西有关帝庙、祖师坛、观音殿、二郎庙等;南有南寺、大觉寺。其间又有木构牌楼6座缀饰,雄伟高大,古朴典雅。城内有城隍庙、清源妙道真君庙、真武庙、关王庙、龙王庙。好一幅塞上黄河府州古城图。

从北宋开始,城内城外都可开设商店,而且相同行业的店铺都往往集中在一起。而府州古城最繁盛时期是明清两代,受着晋商的影响,当时小卖行贩也十分普遍。城内店铺林立,商号甚多,城外商船往来。让人可以回想当年古城里市井生活的片段,和绘于北宋末的《清明上河图》好有一比。

府州古城中,现在尚存30余处建筑为旧构,其形制独特,但论形式规模最少应为大户或军政要员住宅。有的旧宅虽已无人居住,但其砖刻大门修正,动物花木砖雕、木刻图案精到。砖雕大门上有题着“善为宝”,“庆有余”,“平为福”等等,颜字榜书,可知为明人所题刻,时刻展示着府州古城文化融合的建设。我们参观了原山东省委书记高克亭旧址,原国务院机关事务中心主任李季达(李焕章)旧居,以及一门两进士闫亮阁四合院唯一保留的正房。现在物是人非,只能从后人的口述里略知一二。在李来宾(府谷早期地下党)李家大院院落旁一副对联很有味道:秦源德水一带葱茏,晋岭层云千寻嶂翠。府谷的“秦源德水”,在历史上有绝对高的地位,《史记》记载,秦灭六国,自以为得水德之助,因名河曰“德水”。府谷又是黄河入陕第一县,是为“秦源”。黄河从内蒙古君子津莲花辿入县境,西至龙口,河水腾波涌浪,雷吼鲸喷,甚为壮观。两岸皆崖石坚土,水从中流,无泛滥之患,是名为之德也。那时的人们早已把秦源德水作为一种文化的认知,把它作为载体刻在记忆里,长卷慢写, 象征万古千秋润泽后世。这些历史文化资源,不仅是见证历史的“源流”,更有滋养当下与未来的“甘泉”。

府州城展开的故事,有着黄河水一样长的历史画卷。

府州古城是一座文化之城,《乾隆县志》记载,乾隆三十四年(1769)知县郑居中会同地方绅士捐银,在城南新建学舍,将书院迁入。因府谷在宋代政和年间曾被赐名"荣河郡",且书院滨临黄河,山朗气清而得名。当地名儒阎发阁(举人)、阎廷林(举人)、阎亮阁(进士)、杨嘉德(进士)等曾在此攻读习业,后又相继任书院山长、主讲,教书育人。府谷清代出进士12人(文10武2)、举人45人(文23武22)、贡生19人。据《延绥揽胜》记述,当时“科甲连捷,人文蔚起”“文化水准居陕北第一”。由此可见府州古城文化底蕴的深厚。

府州古城是一座革命之城。无论是折家将镇守府州几百年,还是在1926年8月荣河书院建立的第一个党组织。这座府州古城孕育了一大批革命志士,都留下光辉的战斗足迹。像黄河之水,千载而下,浩浩汤汤,奔腾到海。

一千多年来,府谷的历史围绕府州城跌宕起伏,独特的府谷文化伴随着府州城不断积淀,而府州城下黄河水,像一条璀璨的缎带,不仅为府州古城撑起绿色的生态屏障,讲述着动人的黄河故事,更吸引着更多省内外游客来到母亲河畔,饱览壮美辽阔的大河风光。府州城故事多如繁星,极为丰富,而且现在不断充实着新的内容和特色,讲好府州城故事,增强文化自信。这不仅是在当下,更是将来。

你可能感兴趣